放权赋能 激活一池春水

文章正文
2020-06-05 05:09

  核心阅读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转变工作作风,坚持实事求是,尊重客观规律,把更多力量和资源向基层下沉。

  近年来,各地在务实功、求实效上下功夫,进一步向基层放权赋能,推动人力、资源、管理权限等下放基层,提高了工作效率,激发了更多活力与动力。

  北京向街道赋权,将执法力量下沉

  联合执法效率高

  莲石湖公园位于北京市石景山区,是周边居民休闲娱乐的湿地公园。曾经每到周末,一些市民在树林、绿地烧烤,还有一些人前来捕鱼,公园的生态因此受到了影响。

  按规定,“游人在游览公园时营火、烧烤,捕捞”等行为的处罚权在区城管执法部门。但区城管执法部门工作人员有限,组织一次联合执法行动成本高,难以实现常态化管理,莲石湖的问题便一直没解决。

  这种情况并不少见。过去,街道发现问题,通知相关执法部门前来解决,执法人员有时不能及时到场,导致“看得见的管不着,管得着的看不见”。

  今年1月1日起,北京市启动实施《北京市街道办事处条例》,向街道赋权,街道办事处可以指挥调度区人民政府工作部门开展联合执法;统一领导、指挥调度区人民政府工作部门派出机构,对其工作考核和人事任免提出意见和建议;对涉及多个部门协同解决的综合性事项进行统筹协调和考核督办。

  石景山区各街道办事处建立综合执法队伍,将公安、食药等8个执法部门常驻街道人员充分整合,围绕城市治理问题综合施策。改革后,属地古城街道成为莲石湖公园管理的第一责任方,先是发挥属地政府的指挥召集权,向职能部门吹哨,各职能部门快速响应、协同配合,区城管执法局、水务、公安等单位对深夜捕捞者进行批评制止;公园管理处也在湖岸分段设立值勤点,随时提醒、劝阻游人下湖捕鱼。

  据了解,今后执法力量下沉将在全市普遍展开。今年7月1日起,北京将把431项由市、区有关部门承担的部分行政处罚权、行政强制权下放至街道办事处和乡镇人民政府,并由其依法行使与之相关的行政检查权,实行综合执法。

  “石景山在现有城管执法编制总量内,将进一步向街道下沉执法编制,实现街道执法编制在本区城管执法编制总量中占比达到85%的目标。目前,区城管执法局已先期与各街道精准对接,开展下沉人员工作交接和人事调动相关工作。执法力量下沉后,不文明游园不再‘没治’了。”石景山区城管执法局相关负责人介绍。

  天津市公安局下沉机关警力1224人

  出警速度更快了

  最近,陈炳云忙着进门入户,带领志愿者组成的义务巡逻队在社区巡逻。“社区民警不必出警,没有繁琐的程序,终于可以专注于我最擅长的社区工作了。”他说。

  宁园街派出所位于天津市河北区的中心,常住人口3.7万,派出所共有民警58人,近年来日均接警31件。“刑侦民警要调解治安纠纷,社区民警要初查刑事案件”,社区民警陈炳云有点无奈,全体民警分为四组出警、巡逻、查处,民警疲于应付,群众也不满意。

  今年,天津市公安局全面推行以下沉警力、精干队伍为重点的机构改革。改革后,共裁撤分局内设机构102个,下沉机关警力1224人,使派出所警力在分局占比由原来的50%上升至57.8%,同时将198个派出所升格为副处级,在副处级派出所设置指挥调度室和社区警务队、刑事办案队和治安巡控队,实行“一室引领三队”模式。

  宁园街派出所所长孙庚介绍,“群众大大小小的事都会找民警,我们既不能把群众挡在所外,又要把有限的警力从非警务活动中解放出来。”

  指挥室接到报警后,在源头分流警情;入室盗窃等案件分派给刑事侦查队,刑事侦查队由市局下沉的刑警支队负责人带头,专心破案;社区求助等情况分配给社区警务队或协调社区居委会等其他机构处理;治安巡防队配备的是所里年富力强的13名民警,主要承担接处警、组织群防群治等工作。

  “过去‘坐警等警’尚且应接不暇,现在出警速度提高了3到5分钟。”孙庚介绍。今年1至5月,宁园街派出所共立刑事案件62起,其中侵财案件38起,同比刑事案件下降50.4%,侵财案件下降57.3%。

  山东选派万名干部开展“四进”行动

  发现更多真问题

  “点点手机就可以遥控冷库,还给出参考温度和湿度,这太方便哩!”山东省安丘市兴安街道石泉村冷库管理员赵洪财说。

  年初,安丘的生姜销售面临困难,大批滞销生姜只能继续储存,湿度和温度人工控制不准,导致制冷能耗高,成本增高。杜方岭工作组帮忙联系,为冷库装上了智能监控装备控温控湿,降低了能耗和运维成本。

  春节过后,山东选派1万名左右干部,组成2000个工作组,下沉到一线,实施进企业、进项目、进乡村、进社区“四进”攻坚行动,杜方岭是其中的一员。作为山东农科院副院长,他与其他4名专家组成“四进”攻坚省农科院工作组,于3月初进驻安丘。

  刚进安丘,杜方岭和同事便马不停蹄地深入基层一线,积极排查疫情防控漏点,摸清复工复产需求。

  “各级党委政府出台的优惠政策,还有不少企业不熟悉。”杜方岭说,工作组加班加点,把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各类相关政策整理成册送至企业,还筹集资金购买米面粮油走访慰问困难家庭……

  杜方岭说:“在做好‘规定动作’的同时,工作组还加强与当地政府、企业的沟通联络,到一线发现更多真问题。”

  安丘年加工出口农产品占全省的20%以上,但高层次人才匮乏。于是,工作组组织“战疫情促振兴——科学家与企业家牵手行动”,在全市遴选13家有创新意识的典型企业,根据企业的技术需求,邀请国内外高校科研院所的专家,实现点对点精准对接。

  江西乡镇干部绩效考核权限下放

  干多干少不一样

  手扶镜框,眯缝着眼,老大爷佝偻在公告栏前仔细端详,不时有群众举起手机拍照。

  大伙都在瞅啥嘞?江西省分宜县操场乡2019年度干部绩效考核结果张榜公示了,摘得头名的是90后干部袁亮。

  “干多干少的确不一样了。多劳多得,乡亲们服气!”操场乡山泗村干部钟晓刚说,袁亮给村里办了不少实事。去年,乡镇干部绩效考核权下放,村两委班子成员首次纳入乡镇干部评议,钟晓刚给袁亮打了高分。

  但一年多前,许多村民都叫不出袁亮的名字。作为乡政府党政办的一名普通科员,他很少下村。

  2019年初,江西省全面实施乡镇干部绩效考核改革,操场乡据此制定了新的考评机制。一是权限下放,考评组成员扩大至全乡10个行政村的两委干部,乡镇干部年终奖拿多少,村干部有了发言权。二是资源下沉,省、市、县共计补助操场乡29万余元,作为2019年度绩效奖励的专项资金。

  改革后,乡镇自主权更大了,可根据本地实际对考核方案进行调整。扶贫、综治等工作强度较大的岗位,考核系数相应提高。指标权重不搞“一般粗”,考核结果不搞“一个样”。现在,袁亮担任山泗村驻村工作组组长。一年来,他下村多了,村民们有事都爱找他。

  “绩效考核是把尺,既量干部实绩,也量工作作风。作风实了,干部群众的获得感也提高了。”袁亮说。

  

文章评论